【TORUKA】眼波流轉(番外之二)

森內話匣子一開,山下認真的望進他的眼底。衝動的吻了上去。

「......什......麼?」森內腦中唯一的想法只剩下這個。


【TORUKA】眼波流轉(番外之二)


所以山下這傢伙那好看的貓唇,現在......正在親吻自己?

等等等等,怎麼可能?!若是誰突然撲上來,森內大概都不意外,可是......可是現在這個輕輕貼著自己唇瓣的傢伙可是山下亨!自家的leader!那個救自己出水深火熱之中的山下亨啊!


森內腦內的辯駁又開始啟動建立論證,接著進行推翻的程序時,山下伸出了大掌,輕扣住森內的後腦勺,試著將他拉近自己,接著唇上的力量也緩緩加重。唇瓣之間輕輕的貼合所傳遞而來的溫度,輾壓著...

【TORUKA】眼波流轉(番外之一)

山下嘴角掛著一絲淺笑,抱著吉他和壓抑之後的平靜回到森內身邊,再次並肩坐了下來。


【TORUKA】眼波流轉(番外之一)


森內頭也沒回就這樣哼出了一段突如其來的靈感,山下僅僅是聽過了一遍,便輕鬆的將森內所想要的旋律彈了出來,可見在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年歲之間,山下進步的步伐是邁向了多遠。


等待了四拍後,森內加上了在短暫時間裡頭所想出來的歌詞,本是高亢柔軟,帶著如同晚風般的輕柔,餘音繞樑地迴盪在山下耳裡。唱著唱著,森內卻停了下來。


「我彈錯了嗎?」山下疑惑地看向不知為何止住歌聲的自家主唱。


「不、不是,只是我不知道接下來應該要是什麼才好......」森內尷尬地別過頭,...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別在夢裡嚎了有時間就趕緊了記下腦洞,撰著撰著就多了,寫了就別棄坑是對自己良心的發誓。
真心不是作文,沒人押著你寫,真是為了愛以及熱情。
當然還有回饋😂😂😂😂

frog:

其實有些點不只是寫文啦
覺得可以通用
推推給自己


等风来:



转载一位太太的新手建议给自己。



2和34条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

【TORUKA】眼波流轉(下)

你有些忘記是從哪裡看到那句話了。

「肩併著肩、背向著背。互相倚靠、支持著彼此。那麼不真實的美如畫大概就是在說他們倆吧!」


【TORUKA】眼波流轉(下)


你接著往下滑著,想要看看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張照片,就足以讓人斷定兩人之間,可以如此簡單的就這麼過一輩子。


森內的手頓了頓,目光停在頁面上頭良久,久到身旁的staff都覺得森內是不是太過疲累,所以就著這個姿勢便睡了過去。


「Takaさん,還好嗎?」

「如果不舒服的話,要不要先回飯店休息?」

連連兩個問句,就算是再怎麼恍惚也該回過神了,森內想。


「喔、我沒事。」很明顯地看的出來是在勉強。


從森內左側不遠處,...

【瞬間突發】關於海

連續兩天看到TORUKA兩個不約而同的發了跟海有關的照片真的美到像仙境

小天使(?)瞬間就炸了當然炸了的還有腦洞

最近實在高產(最好!


【瞬間突發】關於海


「Hey!」森內被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喚了回現實,IG的頁面仍然停在那男人最新更新的資訊上頭。


「啊?What's going on?」匆匆的關掉頁面,回到桌面。可惜的是終究沒有逃過他。桌面上頭放的是那男人的背影。或許沒有仔細看是認不清的。但是,森內光是看阿肩膀的弧度就能夠認出。這是他私心的收藏品,偷偷的、默默的走在那男人的後頭,臨時起意便開啟鏡頭。


這張照片躺在森內的手機裡頭不知道多久了,那時的男人還是一頭燦爛金髮...

【TORUKA】眼波流轉(上)

Darlin'  夢が叶ったの

                                          Aimer - カタオモイ ...

【博晴】咒

只需一句箴言便能對世上所有事物下咒。

這句話就此束縛了源博雅,無論他發現與否。

【博晴】咒

或許以他的聰明才智早就發現了也說不定,但以他的單純並沒有視之為咒、卻全都被「安倍晴明」這寥寥數字所咒。

當他輕倚著門柱,支起右手橫躺在走廊地板上,嘴唇紅的猶如淺淺的含著胭脂,慵懶的似是惑人道出你的名字。

「博雅。」

便是入魔。

「錚」

「錚」

玄象聲響卻是恍惚的將你拉回現實。而你仍坐在那野草叢生而不霸道的庭院旁。

「玄象?」

「博雅,我果然是難以將玄象演奏如你那般完美的。」

晴明嘴角的弧度像是在自嘲般,順著琴聲撫過你的心頭。蕩漾漣漪久久難以平復。

「晴明!...可否再彈一次方才...

【天黑請閉眼】夢。

看完了重新萌芽的台劇—植劇場。天黑請閉眼。

算是觀後感,就算若青在Yes/No裡面已經告白了還是要來當個折青黨www

×青子青無差,順口而已啦(#


【天黑請閉眼】夢。


午夜夢迴。

你就這麼睜著已經感到乾澀不已的雙眼,卻沒想到要闔上予以滋潤,盯著空氣略為浮動的天花板。

看著霓虹頑皮的變化著表情,宛若絢爛的池塘,卻是倒映在本是純白的覆海之上。

車輛呼嘯著不願睡去,持續綁架著你珍貴的安靜。

身旁躺著的那人輕淺呼吸,若不是胸膛正以肉眼可見的頻率安定的起伏著,你都要懷疑那人是不是被窗外喧囂給奪去了呼吸。

但那形狀美好的眉卻緊緊的蹙著。


心臟像是被什...

【博晴】執念(下)/HE

*WARNING

.他們不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OOC什麼的算我的(#

.私設有。

.雙結局,請各位看官自行選擇,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是希望都合胃口(#

.此文根據陰陽師電影、小說,所以描寫得不符合遊戲實在是抱歉(#


【博晴】執念(下)/HE


「晴明,你說說,你為什麼總是不懂得保護自己?!」



博雅聽聞那人因與妖物纏鬥的太過專注,進而遭到攻擊,便不管聽聞消息之時是在夜半時分,匆忙地從自宅趕了過來。


在刻著桔梗印的大門前,博雅試著將自己的呼吸調整正常。等到他覺得已經能夠入內時,只見人稱平安京的大陰陽師身著僅僅一件月白單衣,坐在走廊地板上,舉著淺杯,對著博雅淺淺...

【博晴】執念(中)/HE

*WARNING

.他們不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OOC什麼的算我的(#

.私設有。

.雙結局,請各位看官自行選擇,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是希望都合胃口(#

.此文根據陰陽師電影、小說,所以描寫得不符合遊戲實在是抱歉(#


【博晴】執念(中)/HE


「我作為一個能夠讓博雅坦白一切的朋友,已經值得了,怎會感到不快呢?」


「作為朋友已經值得了......」博雅暗自的歛了歛眼神。


「...晴明,若是我所傾慕、執著的那人......是你呢?你仍會抱這個心態繼續和我相處嗎?」


晴明的視線瞬地從庭院中玩耍著的式神,難掩驚訝地回到了方才答話之人身上,手裡執著的淺杯,以肉眼可見的輕...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