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極多卻很難完成的女子,感謝愛心和評論是我努力的最大動力。

電繪超新手傷眼注意😂

P1~P4 秉持著對赤安的愛😘

P4 三次執行每每看到透透落寞帶著憔悴的表情就覺得心疼😭😭
P5 AKAM同居背景,日美合同搜查設定。赤井詢問透透意見時,不小心把家裡直呼名字的習慣帶到辦公場合。
「......零,你覺得怎麼樣?」
「欸?赤、赤井、不準看這邊!!!!」
「喔—」

謝謝你找到了他,也謝謝你的堅持陪伴。

【塚不二】日常。

x短小且OOC求輕鞭

x他們不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

x設定:職網選手手塚國光x攝影師不二周助

無關連日常生活親/吻 親/上癮最美好


【塚不二】日常。


你緩地睜開雙眼,暖光灑落一地。

輕巧羽扇合翼,驅散睡意。揚起唇角,伸出手去撫平,右側道道證明存在的皺摺。

那人溫度和鮮明點亮整室合而為一。


「不二,醒了?」


踏入寢室的輕微腳步,將你徹底喚醒,予他熟悉的弧度。

接受清新香氣的濕潤,距離為負。


你的濃厚鼻音和嘶啞,一開口就嚇著彼此。

來人洗漱後的高體溫,霸道地將你背後的一方,緊緊守護。

帶著薄繭的大掌,先是撥開...

因為一個男孩,所以喜歡上了一種植物。
從此便執念於此,那個男孩不是誰…
甚至不是存在在與我同一個次元。
感謝你讓我喜歡上了這個溫柔的植物,
和你相同的興趣,讓我有更接近你的錯覺
--致  不二周助

【TORUKA】眼波流轉(番外之三)

嘛,這個坑終於補上了,安心進來吧

翻車事故已挽救,請小心腳步XD

  番外一 番外二


「不准你就這麼逃走!」

這句話如脫韁野馬般,覆水難收。

原來,脫口而出是件如此簡單的事情。


【TORUKA】眼波流轉(番外之三)


那些自己盡力隱藏許久,曾經要將自己吞噬的屍骨無存的單相思。

原來,脫口而出是件如此簡單的事情。


既然脫口而出是件如此簡單的事情,那麼貼上去親吻你,大概也不需要遏止大腦控制身體行動了。就讓這傢伙看看,我到底是多麼的渴望與你親近。


衝動的後果就是兩敗俱傷,字面上的。森內的完全速度全靠著兩人相貼的唇瓣緩衝,鐵鏽味很快就蔓延了...

簡直瘋魔了##
聽相聲聽到我普通話都標準了😂😂
這段子怎麼我就看出了個心疼呢😎可見之前擰的肯定不重了😂😂

【TORUKA】眼波流轉(番外之二)

森內話匣子一開,山下認真的望進他的眼底。衝動的吻了上去。

「......什......麼?」森內腦中唯一的想法只剩下這個。


【TORUKA】眼波流轉(番外之二)


所以山下這傢伙那好看的貓唇,現在......正在親吻自己?

等等等等,怎麼可能?!若是誰突然撲上來,森內大概都不意外,可是......可是現在這個輕輕貼著自己唇瓣的傢伙可是山下亨!自家的leader!那個救自己出水深火熱之中的山下亨啊!


森內腦內的辯駁又開始啟動建立論證,接著進行推翻的程序時,山下伸出了大掌,輕扣住森內的後腦勺,試著將他拉近自己,接著唇上的力量也緩緩加重。唇瓣之間輕輕的貼合所傳遞而來的溫度,輾壓著...

【TORUKA】眼波流轉(番外之一)

山下嘴角掛著一絲淺笑,抱著吉他和壓抑之後的平靜回到森內身邊,再次並肩坐了下來。


【TORUKA】眼波流轉(番外之一)


森內頭也沒回就這樣哼出了一段突如其來的靈感,山下僅僅是聽過了一遍,便輕鬆的將森內所想要的旋律彈了出來,可見在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年歲之間,山下進步的步伐是邁向了多遠。


等待了四拍後,森內加上了在短暫時間裡頭所想出來的歌詞,本是高亢柔軟,帶著如同晚風般的輕柔,餘音繞樑地迴盪在山下耳裡。唱著唱著,森內卻停了下來。


「我彈錯了嗎?」山下疑惑地看向不知為何止住歌聲的自家主唱。


「不、不是,只是我不知道接下來應該要是什麼才好......」森內尷尬地別過頭,...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別在夢裡嚎了有時間就趕緊了記下腦洞,撰著撰著就多了,寫了就別棄坑是對自己良心的發誓。
真心不是作文,沒人押著你寫,真是為了愛以及熱情。
當然還有回饋😂😂😂😂

frog:

其實有些點不只是寫文啦
覺得可以通用
推推給自己


等风来:



转载一位太太的新手建议给自己。



2和34条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

【TORUKA】眼波流轉(下)

你有些忘記是從哪裡看到那句話了。

「肩併著肩、背向著背。互相倚靠、支持著彼此。那麼不真實的美如畫大概就是在說他們倆吧!」


【TORUKA】眼波流轉(下)


你接著往下滑著,想要看看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張照片,就足以讓人斷定兩人之間,可以如此簡單的就這麼過一輩子。


森內的手頓了頓,目光停在頁面上頭良久,久到身旁的staff都覺得森內是不是太過疲累,所以就著這個姿勢便睡了過去。


「Takaさん,還好嗎?」

「如果不舒服的話,要不要先回飯店休息?」

連連兩個問句,就算是再怎麼恍惚也該回過神了,森內想。


「喔、我沒事。」很明顯地看的出來是在勉強。


從森內左側不遠處,...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