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花《致 解雨臣》

佇立雪山中線、幾個拾年?

 

/

 

原來你戲中所唱 並非今生所嚐

談起如此容易 下放卻意外艱辛

黛眉勾起 勾起那片段的是是非非

你依然是你 就算水粉胭脂將面容所蓋

你還是你 未曾改變

在他清晰的心眼裡頭 你依然是他十年前所見之人

所以、毋須偽裝。

 

淡漠眼睛 那是只有你才能望見

只有你才有權利

望見那眼中倒影何人

便是水秀艷妝容 翩翩起舞如蝶的

你。

 

你們身負太多傷痕 只求在黑夜裡

能有個可以依靠的溫暖臂彎

一聲語調輕狂的「花爺」

可以讓你暫時放下快壓垮你重量

就算會被你怒瞪幾眼

便也足夠……

 

陽光微亮 身側微涼

淚滑三刻 一刻候他

 

他看的見、你

你便為他再唱一曲

『沉醉墨館人不再 琴聲瑟瑟夢醒剎

 絲斷便落朱紅地 人聲馬蹄相對面』

 

祈求再見。

 

      --致 解雨臣。


评论
热度(3)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