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鳶中心。》

那便展翅吧。

毀滅也無妨。

你鬆開了束縛。

 

《紙鳶中心。》

 

兒時的回憶,大概是有時和家人到公園裡玩耍的美好,

以及、風箏。

 

你總是很笨拙的死死拉住手中的線,不懂的放鬆些,讓尚在地面上的各種奇形怪狀能夠迎著風,

浮空。

 

那是鳴聲隨風四起的,人們總是喜歡生活中多點花俏,簡單的來說,

需要樂趣。

 

我卻沒有聲音,只飛不鳴。

卻為鷂子。

 

我沒有來的及做好心理準備,就被撞上。

 

那是全身漆黑的,大概是現代人所說的鳶?

喔,不,應該說是老鷹,不然太過文藝了有些人不了解。

 

全身漆黑,這大概是他們那個種族裡少見的吧。

我穩了穩身體,畢竟要靠你來控制,還是太過困難了,很快就會失去再度翱翔的權力。

住進垃圾桶,這是你們所訂下的標準程序。

 

喔對了,這大概就是我的原型吧。

那何不試著和他一同飛舞呢?

 

似乎是受到了甚麼的蠱惑,原來就算沒有一個像樣的身體,也是會有這樣的感覺嗎?

想起了過去,在那溫文儒雅之人手中。

 

他的身影。

 

就此化型,似乎也沒什麼困難。

 

 

/

 

 

你聽見了一道聲音,那是一句輕聲細語,宛如風般。

你只是個孩子,不懂他說了甚麼。

只是因為太過驚訝所以一時放鬆了緊握的右手。

 

  『紙鳶者,戲物也,常以細竹為骨,以紙,薄絹蒙其上,常做鳥狀。系之以線,配以絲竹,因風假勢,鳴然而放,故又曰風箏。』

 

他未配絲竹,卻入世人眼中。

我未配絲竹,卻是鳴者飛揚。

 

你笑了笑,似乎聽懂了。

絲毫不為那斷線的紙鷂感到任何的不捨。

 

「你看,多美。」

 

你的童年似乎也多了幾分色彩。

 

逆光仰首,比翼雙飛。

 

 

TBC.

 

好吧,再次待續了TAT


评论
热度(1)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