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青中心。》

那是你,連回首都不肯。

那、展翅又如何?

 

《海青中心。》

 

「海東青者,鷹品之最貴者也,純白為上,白而雜它毛色者次之,灰色又次之。」*

 

你笑著,決定闔上書頁。畢竟書裡說的並不是完全都是正確的,當然、是指能力方面。

你想了想之前所看的其他同伴,似乎純白也是有其麻煩之處的,包括清理甚麼的,最重要的,大概就是比較容易被人類看上吧。

接著他們就被迫聽從主人的呼喚,在也無法自由的翱翔於東北美麗天空之上。

說什麼是鷹中之王,怎麼從人類口中說出來,像極了嘲笑?

大概,就是為了要證明人類是萬物之靈?

 

你再次笑了出聲,引來了坐在房間一隅那人的注意力。

 

「秋黃,我只能說看著你一直對著那本書笑著,實在詭異,可以停止你那奇怪的舉動嗎?」那人信步走向你,伸手打開了你頭頂上的電燈開關。

原本只有一盞檯燈的鵝黃,瞬間變成通室的潔白明亮,那絲暖意卻屹立不搖。

 

「鴞,我更覺得你決定打開電燈這個舉動才是詭異,不過,如果你跟我一樣看到了這本書,肯定也會笑出來的。」

 

但、就我們化為人形這個舉動,才是令人發笑吧,怎麼說,應該說是半斤八兩?

大概這麼用是沒有錯的,你站起身,走向落地窗。

 

「我只不過是看不慣有人看書,卻在如此黑暗的地方罷了,請不要藉機取笑我的習性。」

他推了推有些滑落的鏡架,拿起了你放在小桌上的那本。

果不其然,他也跟你一樣,選擇的是最有效率的嘲諷方式。

 

「鴞,你說,他如果也看到這句話的話,會不會急著為人類辯解?」

你想起了一些回憶,那是你還擁有翅膀的時候,你還用有足以讓獵物一瞬間喪命的利爪的時候,是你還有著不願屈服的野性的時候,

是、他還在的時候。

是寒風吹,但也不是日日凍地的東北。

 

你沒有想到,你居然還記得,還將他的面容記得得如此清晰,是的,他是個人類,你一直帶著輕蔑眼神看著的人類。

 

夜華仍繁榮,人聲亦不滅。

不過三世轉,身影卻不見。

 

再來就是他過橋時的瀟灑,沒有回首,沒有看見、沒有看見你的眼淚。

「大概是吧,怎麼也無法想像他居然會陪著你耗了七天七夜,不過你是屈服了。」

 

看來鴞也想起了他吧。

想起陪著他一起飲下忘湯,曾經驍勇善戰的護國將軍。

 

也不過就是曾經。

遠了、久了、就認為那就是場夢。

如同鏡花水月。

 

「秋黃,晚了,該睡了吧。」

「是阿,那我進房了,早些休息。」你擺了擺手,步入臥房。

 

晚了,卻是個不眠夜。

 

你說,我這究竟是對或不對?

 

留下來,等你。還是該一躍幽谷?

 

你不斷的思考,不斷的。

你早有已答案。

 

FIN.

 

*楊賓《柳邊記略》

這個奇怪的系列終於,終於試著從我的腦中走開了(歡呼

就是各種鳥類XD

來說下每個系列的各種設定~

《烏鴉中心。》

就是個迷路的孩子,因為是個孩子,所以每句話都是輕輕帶過,就像是小孩子的思考。

當然,也就很短了。

《紙鳶中心。》

就是曾經是隻鳶(也就是老鷹),轉生之後卻意外地附到了一紙風箏上,隨著孩子的童年,隨著線的放鬆、拉緊,他也飛的不是怎麼順心。

之後便看見了一隻展翅翱翔的,真正的老鷹,他卻想起來在之前,他還有身軀的時候,被飼養時,與他同寢共食的另一隻渾身黑漆的鷹。

心心念念之下,因為是靈體,所以可以和孩子說話。

孩子嘛,小時候總會看見、聽見一些奇怪的東西,所以這個孩子就在驚訝之後,放開了手,那只紙鳶便隨風而逝,其實,是和那鷹一同飛翔。

《海青中心。》

也就是本篇,這篇是邊寫,人物一個一個得接著地蹦了出來,不誇張,真的是跟著一起走出來的。

海東青,主要是在大陸東北這邊的一種兇猛的鳥類,想要得到他們的助力,首先便要娶得他的信任,便是熬鷹。

耗上個三天三夜也不誇張,所以我就更誇張,七天七夜阿,可以幻形(才不是),總之海東青就是喜歡上了他家主人。

不過他卻在一次大戰中,失去了他的生命,和另一位的將軍,嗯,這兩位就只是朋友而已。

而另一位將軍養的卻是一隻鴞,好吧,就是貓頭鷹。

這鴞和海東青一樣,踏上了不歸路,在他們慢慢的人生中等待。

以上!


评论
热度(2)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