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潤】その未来、君がいる。(上)


幾乎要失之千里卻又近在咫尺那觸手可及的他。

你或許從沒想過,會有那麼一天變得那麼靠近,彷彿連呼吸都相融在每一分、每一秒之中。

 

その未来、君がいる。

 

你看著你們之間不可言說的距離。

 

看著互相打鬧的、相伴了超過一半人生的他們。

惟你和他專注在彼此的呼吸、或抬首、或微笑。

他意會了,卻沒有笑出聲的勾起嘴角。你從來都熟悉的角度,今天好似多添了幾分不同的情緒,你可以知曉,仍不知原因。

你也不會出言試探,畢竟那言語組成的迷宮,危機重重,一個掉以輕心,就會被快速生長的藤臂拉入再也無法掙脫的,他的眼底。泥淖中的漆黑會灌入你的口鼻,溫柔卻殘忍地將你溺斃。

 

「好了,別鬧了,趕快吃吧!」他好像終於閱畢今日的報紙,順著摺痕再重新疊好,放在樂屋的茶几上。

語氣無奈的停下他們每日的例行公事。

 

「翔醬要去哪?買飲料嗎?」終於停歇下來的相葉看著抓著自己衣領、極度不悅的自家竹馬,好笑的拍拍他的頭頂,抬首就見方才出言制止的他正要步出樂屋。

打算託他買瓶飲料,安撫因為"不小心"被刪掉存檔而進入爆走模式的柴犬,雖然還是難以避免地會被咬上幾口,但是至少今天不用睡客房。

計畫通(笑)

 

「是阿,要喝點什麼嗎?Leader你要嗎?」

他停下腳步,詢問正在查詢潮汐時間表,準備工作一結束就衝去和魚群們相處的自家隊長。

 

「都可以。」言簡意賅的便是現在請不要打擾我。連頭都沒有從螢幕上拔起來過。看了這個反應,你不由得的笑了起來。

 

「松潤你喝烏龍茶對嗎?」這大概也是你掙扎著能可冒著被吞沒的危險也不願逃離的原因之一吧。

 

「謝謝翔桑。要我幫忙拿嗎?」說實話,此話一出,你就後悔了。

你想著大概是個冷淡卻禮貌的拒絕被送入耳中,打擊心臟,讓本就脆弱的,碎成片。

 

「好,那走吧。」他笑著。今天心情似乎真的不錯,是不是遇上了什麼好事了?

你不禁地想要更加深入的了解,但是遭到顛覆的可能幾乎是99.9%。

不願用最後一絲連繫作為代價,只為換來一個或許沒有重量的回應。

 

「松潤?走吧,他們鬧得太歡樂了,或許需要讓耳朵休息一下?」他向你走近,平時少女漫看多了吧!但是接下來的劇情絕對不適用在他們倆的身上,腦內妄想也只是暫時滿足一下自己偶爾爆棚的少女心罷了。

或許他會帶著比平時更加溫柔幾分的微笑,強而有力的手臂將你從柔軟的沙發和堆積而起的漫畫情節中拉出,步出樂屋,帶你進入另一個充滿暖意和煙味香水交融的世界。

但、可以在現實世界中實行的機率實在是低得讓人不得不自行摧毀那成行不久的妄想。

 

「はい。」你大概可以想像你現在的笑容有多麼傻氣,嘴角卻是止不住地揚起。

 

「J,我要可樂,這個叛徒就不用理他了!」二宮哼哼兩聲後,巴了自家竹馬的頭,蜷縮著靠近Leader的身邊說道。

「Kazu好過分><松潤你就幫我多買一瓶就好了~Thank you ~♥」意義不明的愛心和顏面神經失調的雙眼wink是怎麼回事...?

「那我要啤酒。」by決定好出海時間外加預約好出海的船隻心滿意足的Leader。

 

『不行。』by認真加上熱血屬性的兩大首腦。

 

「哈哈,Leader被拒絕了www」by沒有說出口和說出口了的竹馬倆。

 

「......那我喝水。」被四個弟弟擊沉的大哥默默悲傷的再次滑開手機。

 

 

「翔桑,我幫你拿吧。」你下意識地想靠近,卻是理智戰勝的退開了一個人以上的距離。

 

「沒關係。」明明還有自己可以幫忙的...本來...就不需要我的。

你停下了腳步,似乎又嘗到了熟悉的、苦澀的味道。在看見他和他們之間沒有微妙的距離,不帶掩飾的開懷大笑。

這些東西從來都沒有在自己面前顯露過,更是沒有因為自己而產生......

 

你下意識的學會了他笑容的弧度,卻是完全苦澀的一面。

 

「松潤...?你不舒服嗎?」曾經有些人說過他是個冷淡的人,對於與自己不相干的,連一個眼神都不會施予。你卻從來沒有如此想過,你認為他只是太過冷靜和理智罷了。

 

「沒什麼,謝謝。」你催促著讓思緒和腳步跟上前方那個你永遠追逐著的他。

 

「只不過他們兩個最近情緒也太High了吧......」

 

「是阿,可能是因為相當期待演唱會的關係?反正不要是吵架什麼都好啊。」他無奈地為兩個High過頭的弟弟找了一個正當的理由。

 

「Leader最近也是,雖然上戲了卻是比起以前自由,真的有辦法好好應付嗎?」你不禁的擔心起幾個月後的演唱會是否能夠按照流程完美的演出。

 

「大丈夫。大家都有在按照自己的方式努力做準備的。所以盡責克己的松本總監就別擔心了,我會看著他們的,你就用盡全力的去安排吧。我們一起做出最好的舞台吧!」他試著安撫你無奈且有些無力的心情。果然是個溫柔的人啊。會巧妙地照顧到身邊人的情緒,你不自覺地為他感到驕傲。

 

「現在你看起來好多了,那麼我們回去準備了?」

在你面前走著的他突然轉過頭來,不著邊際的一句話飄了過來。你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來的驕傲感還尚未來得及收好,就狼狽地被看透。

 

「...はい...」原來是這樣的嗎...?啊啊,這個人對自己實在是溫柔到了殘忍的地步啊......

 

你為你能夠在他眼中占有一席之地而感到歡喜,卻也為了這和他人沒有區別的一席之地而感到悲傷。

 

你仍然沒有看見,他眼中黯淡了幾分的眸色,因為你目光的遠離。

 

 

「笨蛋,你說潤君是不是生氣了?」終於拿回存檔的二宮大神停歇了下來,拱了拱身邊正在進食的自家竹馬。因為以為存檔被狠心的刪除,所以失去了理智,拜託,那是他花了三天三夜才推到的檔欸,叫他怎麼能夠不生氣?因為如此所以才沒有能夠察覺到心思細膩的末子今天有些奇怪的心理狀態。是不是因為他們兩個對工作準備的胡鬧而感到不滿?(以下省略三千字)

 

 「所以翔醬才叫他出去的不是嗎?不用擔心啦,有翔醬在的話,松潤就會沒事的。話說,你再不吃的話,我就吃掉囉,漢。堡。肉~」

果然天然切開都是黑的!

 

「不准!給我放下!要吃就去吃J的,他最近在控制體重!」柴犬進入爆走模式。

 

「那應該也會給翔醬的。」啊、這麼說也是。

 

「所以我開動囉~」

 

「喂!」

 

竹馬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感謝默默看著兩個小鬼的Leader保護了小鎮(誤)

保護小鎮(喂)的Leader拆開筷子:「嗯、好吃。」

 

「Leader今天不是說好要給我的嗎?!」

 

「喔、對。」

 

作為團內大哥,也只好讓出他美味的漢堡肉給可愛的弟弟了。

嘛,這才是Arashi。

 

Leader看著幸福進食的弟弟和看著也覺得幸福的另一個弟弟。

 

 

「ただいま。你們的可樂,Leader的綠茶。」末子的臉色似乎已經沒有之前的緊繃,眾哥哥都默默地鬆了口氣。

 

『幹的好!翔醬!』三人在心裡點了不知道多少個讚。

 

『沒事,趕快吃。』二哥用眼神示意著,嘴角掛上了微笑。

 

「怎麼了?一直看著我?臉上有東西?」疑惑地對上三雙慈愛的(?)的眼睛,不明所以的盯著你。除了已經回到方才座位的他,沒有抬起頭望向你。

 

「沒事了嗎?潤君?」二宮有些小心翼翼地向你詢問,可是你卻不了解他為何問了個沒頭沒尾的疑問。

 

「啊?我沒有不舒服喔,怎麼了?」你好笑的打開餐盒,見裡頭裝著對於體重控制是個大敵的漢堡肉,你尋找著可以替你解決這萬惡主菜的盟友。

 

「翔桑,這個給你好嗎?最近我沒有辦法吃。」你一臉惋惜兼抱歉地看著坐在你對面,已經吃的活像隻倉鼠的他。

 

「松潤我也想吃啦!」等待許久終於可以下手行搶(?)的相葉氏出動了,但是這樣太容易被打槍了,舒適靠在人體沙發,吃起人生中最美味食物的二宮好笑的想。

 

「不行!松潤已經說要給我了!」啊、出現了,護食的倉鼠。你無奈地想解決這個已經不意外出現的日常。

 

「那、你們一人一半怎麼樣?」末子已經準備分食了,喔我終於有配菜了感謝無私分享的末子小天使。陽光像是突然聚集到相葉的臉上似的,發出了耀眼欣慰的光芒。

 

「...松潤以前都只給我的...可惡...」一臉"你不再愛我了嗎?"的吃貨二哥好似瞬間褪色,幽怨的眼神卻是盯著那片被切做兩塊的漢堡肉。

 

你好笑的想要安慰那個已經快要憂鬱而終的他:「那這個翔桑吃嗎?太辣了我挺苦手的。」

 

你看著他,似乎從來都沒有變過。

不管是對食物的執著,反而還有日漸加深的樣子......

接下來,竄入你腦中的便是想著他是不是也會對某個人產生同樣的執著呢?

比起生命中的所需,心中或是靈魂的依賴是否已經有了人進駐了他的心中?

那個某個人是否能夠包容他這個有些崩壞吃相的國民偶像形象?

是否會比起他,更加關心他呢?

是否會關心他隱藏了太深太隱密的情緒呢?

 

是否...會比我更加的...喜歡他呢?

 

單戀。這大概是全世界為神奇的也是最為無果的情感了......。

可你卻陷在裏頭無法逃離、不願逃離。

你對這個人的執著大概是用盡所有的心思,去追逐、那明擺著的結果。

 

「...潤、松潤?那我夾走啦~唔阿!絕讚啊!」

你再次得被迫要回到現實,同樣的人。你笑著點點頭。

也許怎麼樣都無妨,你還有一個正大光明的身分可以與他同行。

或許不是並肩而行,從來都不是,但你絕不會停下你的腳步,就似一如往常的相處,時而打鬧,時而互相意會。

 

那便足已。

你想。

 

眼神不再黯淡的裝不進他耀眼的身影。

調整好了情緒,那是你做為一個國民IDOL應有的職業素養,不被私人情緒所影響,也絕對不會跨越那條線。

會崩壞殆盡的。

 

你拿起湯,暖意順著食道進入胃中。卻發現他的眼神似乎掛在自己的身上:「翔桑,我還有帶一些水果,要嗎?」

 

他似乎沒有料到你會在此時開口說話,頓了好些才回過神來:「好啊,今天帶了什麼?」

 

你興奮地拿出最近試做的水果塔,一一分給member,弟控們表情好像都寫著"有個賢慧的弟弟真好QAQ"

 

他卻仍然用你看不透的眼神將你裝載進他的雙眼。

至少不是厭惡,你不再心驚膽跳。

 

TBC.

---

終於寫出來了,默默的打滾了好幾年,終於敢動筆寫出我所認為的他們,希望沒有太過OOC(差遠了你)

被最近甜到炸上天的組織點個讚。

 

*願熊本能夠平安,此願

评论
热度(30)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