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潤】その未来、君がいる。(中)

×沒想到會爆字數成這樣(笑)

×接下來也請多指教(鞠躬)


「潤君做的真的超好吃!」世界第一弟控滿足的眼睛都瞇了起來,趁著自家竹馬一個不注意,正大光明"偷"走了一塊。

相葉又是無奈又是寵溺的技巧性的糊了他一臉。

「反正你又不吃......」「我是想著等等留給你吃的欸...」

啊,又來了。虐炸單身狗的鈦合金墨鏡了。三人相互對視,腦電波意外的重合了,傳遞著這個訊息。

這種LOVELOVE的粉紅泡泡可是恣意地充斥在整個樂屋裡,把剛進門的馬內甲桑也虐的想要立刻拔腿狂奔,不過基於職業道德(那兩個倒是沒有),馬內甲桑只好清了清喉頭,做好心理準備。

「那個......要準備錄影了...」言下之意便是你們兩個LOVELOVE的笨蛋情侶可以克制一下嗎(怒)

黑著臉放出了警告放閃中的竹馬兩人,二宮終於敵不過那道犀利的眼神,掙扎著想要逃脫魔掌(?)另一人則是趁著被嚴重警告,想要逃走的人分心害羞之時,吻了下人才放人離開樂屋。

「笨蛋你幹嘛啦?!」「沒有啊(笑)」

「放開我啦!(>///<)」「はい、はい。(得逞)」

Leader則是一臉平靜的走在這兩個之後。心靜,世界都是美好的。(無視)

跟在後方的你卻是難以掩飾的露出了羨慕的表情,但小心的沒有被任何人看見,臆測著或許某天他也會跟某人如此幸福美滿的......

想至如此,苦澀又兀自的盈滿了你的大眼以及喉頭,催促著你哽咽、落淚、崩潰。

黑暗鋪天蓋地而來。

「怎麼了?頭暈?是不是發燒了?」會這麼問也是因為自己總是在年初年末之時大病小病不斷的壞毛病吧。給member添了許多的麻煩......

你本就是個不甚自信的人,或許隨著時間的推移,你有些改變,但本質仍是如此。總認為自己沒有用盡全力去完成每樣工作,去符合每個人的期待。

「嗯。我沒事喔。我想先回趟樂屋喝口水,翔桑先去吧,抱歉。」你扶著牆,忽視你站起時的短暫視覺截斷,掛著誰都看的出來是在逞強的笑容,轉過身返回樂屋。


「......真愛逞強阿,你不在的話staff桑要跟誰討論才好?」

他推門而入,開頭就是一句似是嘆息的輕聲。

此時的你,已經全身無力的倒在沙發上頭,意識不清。視野已然變的朦朧一片,只聽熟悉的聲音隨著推門而生的風聲侵入你有些發熱的腦子。

「潤。」

一道黑影很快地靠近了你所躺的沙發旁,俯視著看你,你卻不看清表情,是否有任何的喜怒哀樂?

「......誰?翔桑?」

你掙扎的想要坐起身,不料那人重新將你按回沙發上,替你多加了顆枕頭,輕柔的調整位置,拉過椅背上的風衣,蓋在你的身上。

「抱歉...我...」

「沒關係,staff桑說還有來賓小小的遲到了,場景也需要再檢查一會,所以推遲會一個小時。」

他強硬的伸出厚實且溫暖的手掌蓋上你的雙目,使你闔上乾澀不已的眼眸。

被迫失去功能的雙眼,取而代之的是敏銳度提升的嗅覺和聽覺。

身上蓋著的風衣並不是屬於自己的,你突然意識到你躺的並不是自己的座位。

緩慢著佔領鼻腔的是身邊人慣用的香水和層層堆疊的菸草味,淡的飄渺卻狠狠地攫獲了你的感官。

「那今天的流程......」

「首腦不在,只好二把手的小弟我來代勞了,希望你不要太過挑剔。今天就暫時交給我執行了?你今天不准爬牆。」

「...知道了...ありがとう,翔さん。」

你的回應虛弱的含在嘴哩,心頭那些情感幾乎要滿溢而出,便是鼻酸的不能自己。

「果然還是太辛苦了嗎?又要拍日九,又要進行演場會的彩排,有沒有在好好休息啊?]

團媽說教模式上線。

卻是相當的溫暖,那些他擔心的種種,流暢不間斷地從他形狀姣好的雙唇延伸而出,其中都是與你相關的,你聽著聽著,意識就這麼飄遠了。那個最適合唱RAP的低音,在你的耳邊輕的迴盪,帶你進入夢鄉,只有他的那個彼方。

「...睡著了啊...好好休息。」他輕聲的,嘴角卻是和你的苦澀有著相同角度。

抬手撫開你眉間皺起的煩惱和不適,他緩的再俯低身子,向已熟睡的你靠近,現在的距離不再是一如往常你們之間相隔了一人以上的鴻溝。

"碰"的一聲,二宮迅速地進入內室,他更像是被發現做了壞事,退回方才的間隔。

二宮似乎在躲避誰,但也毋須明說。

「...翔醬、抱歉打擾到你跟J了(笑)」接著閃的不見人影。

「翔桑?發生什麼事情了?要開始了嗎?」雖然一度睡的極深,但如此大聲的碰撞聲,任誰都會被迫從夢境裡剝離。

他搖搖頭的示意你重新躺回,替你拉高方才動作而下滑的風衣。

「剛剛是?」「NINO跟AIBA醬在玩,我等等去"看看"他們。」

敢打擾你們難得的獨處機會的兩個小兔崽子,等著看好了。(腹黑)

你見他突然笑的奇異起來:「翔桑?你怎麼了嗎?」

「沒事。你趕快睡吧,嗯?」

他笑著拍拍你柔軟的頭髮,就像從前一樣。

這讓你回憶起過去,過去你們曾經親暱無比。

曾經。

你不得不改變,改變他在你心中的地位,將曾經顯眼的隱藏的更深,為了不讓那個美好耀眼的受到任何傷害......

你將曾經突顯而出的情感,收斂在你心中最為寶貴的一處,慎重的把它們埋進那方樂土,好好的將土回填,在夜深的闌珊時分,在將它們謹慎地捧出,仔細擦拭,天明之時又秘密的收回不被誰看見。

這大概就是成長的代價。將你皮肉分離,重塑骨骼,只為迎風向前,不畏那些誤解和惡毒的話語吞沒你們。

你們分別成長,丟失的卻是從前的親密。

「翔桑,我們看起來真的關係很差嗎?」

「不。至少我不這麼認為。我們有著自己獨特的溝通方式,不是嗎?」

TBC.

---

抱歉,因為時間真的有些不夠。

明天會繼續更新,感謝喜歡的朋友們。

P.S.

99.9的小律師真心超級萌!

ARENA的REPO兩人萌的我可以繼續奮筆疾書(修改卻是慢到一個蝸牛的程度)

评论
热度(19)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