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潤】その未来、君がいる。(下)

【翔潤】その未来、君がいる。(上)

【翔潤】その未来、君がいる。(中)


×終於可以如願的更新,打破多少字數才夠足以言說我翔桑對小律師的愛呢XD



積年累月而來的默契,讓你們不必言說便可意會,而你和他之間更是存在著他人難以理解的行事模式。

他總是作為統一意見最後的把關者,而他所留給你的是讓你盡情發揮的舞台,再怎麼天馬行空,只要他一個頷首同意,那麼你便會盡力的將其完美的呈現,不僅是為了支持你們一路走來的粉絲們,還有個小小私心存在。

你希望他能夠以你為傲。

如此你便有些許覺得追上了他不斷前行的腳步。


「很在意有吉桑問的問題嗎?」他似乎抓住了你提問的最終重點。

「はい、すみませい,問你如此無禮的問題...」


你坐起身子,向他敬了半禮,表示你沒有其他的冒犯之意。


「......害怕我嗎?還是有其他原因?」


你對他是崇拜、是尊敬,你不敢有其他越矩的想法,或許有,但早已在表面被扼殺殆盡。

誰知道裏面翻騰的是什麼?

「並沒有、翔桑對大家都相當溫柔,我並沒有害怕你的......」

「只不過?」


他急切地想要知道你的答案,直盯著你的雙眼,讓你不知所措的硬是別開了視線。


「沒有了嗎?」


方才鎖定著的那道視線似乎沒有離開的打算,給你喘息的空間。

你搖了搖頭,沒有辦法把你心中所想的,當著他的面一五一十的脫口而出。


「那是討厭我嗎?所以才不敢說,怕我傷心?」


主導權回到那個善於引導的他身上,或許是你自願交出去的,卻沒想到他所問的會是如此消極負面。


「不!我...沒有討厭翔桑的...」

「那我們之間到底是怎麼了?」


你同樣的想要知曉,這個不知何時開始縈繞在你心頭的無解之謎。


「......すみませい,翔さん。」


你的回答卻是讓他中中的嘆了口氣,你為此嚇了一跳。


「說出來,不好嗎?對我的想法。」


他大概是認為你對他的厭惡深刻到了一旦明說,那麼團內便會產生心結,再也無法像從前一樣,所以你才堅持的不願突破這最後一道牆。

但,縱使一切的開端不同,結局卻是不變的。

你會永遠的失去這個參與你一半人生,最具不同意義的他。


「我...」

「我想聽的,不是我為團內做了什麼,對staff桑,馬內甲桑做了什麼,和誰相處的怎麼樣,而是我對於"你"松本潤是個怎麼樣的存在?我、在你心中的地位是如何?是不是......和其他人有什麼不同?」


他現在像是被狠狠地擊敗似的,不再是一如往常自信地提出他的意見,指引你和他們走向更大更廣的目標。

他似是失去了前行的道標,喪失了邁步的氣力,迷茫的看不見前方。


「翔桑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一直都是不同的...因為你和我相處的時間和他人比起長了太多......」


你曾經顯露的狂放不羈,亦或現在的知性內斂都是我所欽慕的樣子。

你不敢說出剩下的真實,便是不敢去面對可能失去的所有。


「潤、你在害怕什麼?」


他在你回答了第一個問題後,猛然的抬起頭,看進你的雙眼,好似看透你仍然掙扎的心理和你不斷緊抓又放鬆不斷重複的衣襬,他更是加深了對於什麼的肯定。

你彷彿陷入了醉酒般的迷濛,眼眶迅速的積滿了淚水,叫囂著要潰堤而出,替你說清一切,埋藏了太久太久的祕密,那個深植你心,每分呼吸都會疼痛的。


「翔醬?你在欺負松潤?」「他怎麼哭了?!」


兩道聲音幾乎同時從門口傳入耳內,但是小尖嗓卻是分貝拔高了幾度。


「我、不是啦,我沒有欺負他啦,對吧!」


他著急地想要澄清,慌張地抽了幾張衛生紙,手上的動作卻是和慌亂的表情不同,仔細溫柔地替你擦去沿著弧度留下,漸漸留下痕跡冰涼的淚水。


「真的嗎?!如果J真的被欺負的話,就算是翔醬也不可原諒!」


二宮.世界第一弟控.和也,裝著凶神惡煞的表情向他指鼻而言。


「沒關係,有我保護你!」


你看到這個情況,方才進門來的竹馬兩人,分別站在你和他面前,維護彼此,不禁破涕而笑。


「NINO,我沒事啦,只是身體有點累,但是精神飽滿的喔。」

「真的嗎?」

「好像在選舉喔,身體有些疲憊,但是精神飽滿,我是松本潤!」

「請多指教!我們家最棒的J!」


你和他對視而笑,一掃你臉上的曇天。

『大丈夫?』他動了動口向你詢問,你給他一個微笑,頷首。



(.°ー°)ノ「辛苦了......」

(*‘◇‘*)「辛苦了。」

(`・3・´)「謝謝。」

〃`∀´ル「辛苦了,謝謝你們。」

(´・∀・`)「BYE~~我先走了......」


大哥先行落跑,終於可以見到思念已久的魚群了~愉悅的腳步,離開的很快速。


「KAZU,走吧,今天繼續破關嗎?」


相葉摟著竹馬的脖子,笑得開懷。


「當然!買點啤酒回去吧!」


二宮的眼底燃起了對破關的渴望,用"你在說什麼廢話?"的眼神瞟了他一眼,提起包,和你揮了揮手,故意忽視也在樂屋裡的他。


「J,我回去囉。對了,如果翔醬欺負你的話,不用猶豫,立刻打給我!我會馬上衝去修理翔醬的!還有......」

「松潤,翔醬,我們先走囉~」

「喂!我還沒說完欸!」


相葉迅速把人拉離你和他的視線範圍之外,留了一個意味深不可測的笑容。


「喔、還有我也會在的,如果翔君欺負你的話。」by瞬地探頭進來的Leader。


他不禁苦笑了出來,看見你的不知所措之後。


「すみませい、他們好像誤會了翔桑,我會去跟他們說清楚的......ごめんなさい...那我...」你本想要快點離開只有你們兩個獨處的空間,但他卻搶先打斷了你急於閃躲的話語。


「那我送你吧、好嗎?」他的語氣有些難以婉拒的懇求,閃著星子的大眼裏頭,少了些自信,多了些黯淡,你無法抵抗。


「那就麻煩翔桑了...」


或許這就是轉機,給你們更多的理由去釐清漫佈在你們面前的濃霧,奮力撥開之後,是交叉線,還是筆直的再無交集的兩道平行線。



「到了。」

「ありがとう,那...明天見...」


你在等待些什麼,動作硬是慢上了幾分。


「潤、我知道你在害怕些什麼,因為我也同樣在害怕著......。」


他有些沙啞的嗓音從你背後溫和的捕獲你的雙耳、腦子,使你停下了開門的動作。

有些僵硬的轉過身,直直地看進他映著你的深邃宇宙。


「...什麼?」

「我對你的心情,我以為你很清楚,但是、我似乎高估了你的自信,對於我的任何事,你甚至毫無把握。」


他輕拍了座椅,示意你坐下,給了你一個肯定的微笑。


「所以我決定親口告訴你,我需要你認清的事情。」


他的眼神多了堅定,漸漸地回復到了平日那個自信,耀眼的,你所仰望著那個對象。

你沉默地盯著也些發顫的雙手,準備張嘴說話之時,被他一把拉進懷裡。


「翔桑!」

「這樣你才會相信我接下來要說的話。」


那道你極為熟悉的低音,如今卻聽著有些陌生,但是從後背傳來漸地加速的鼓動,以及那個你曾想像過,或許是屬於某人的世界,現在一點一點帶給你力量,帶你穿越曾經絆住你前行的暴風雨,你將無所畏懼。


「松本潤,我希望你能專心的聽完這段話。」

「我們都必須要面對接下來要承擔的東西,要犧牲的也隨著年紀的增長,慢慢的變多,但是,我最不願、也不會犧牲的,是你。」

「我捨不得放你一個人,我想和你一起面對風雨,而不是看著你一個人在遠方快步向前,而我,卻永遠追趕不到。」


原來,你們都認為彼此走的太快、太遠,彷彿都快看不見對方的身影。

繞著圓轉過這些年,明明回過頭就可以牽起對方的手。


「翔桑,不覺得我們真的太像了嗎?我也總是認為我追不上翔桑的腳步...還有超乎常人,等待的耐心,以及固執......」


你笑著的轉過身摟緊他有些溜的肩膀。

淚水霸道的侵占你的眼眶,直到帶著薄繭的手指將他們抹去,還你一個清晰的他。


「的確是太像了,兩個傻瓜。」

[翔桑是大傻瓜嗎?」

「那你就是小傻瓜了。」


END.


應該會有番外(笑)

第二集的廚藝高深小律師對於食物的執著真心萌的人不要不要的(請斷句好嗎)


感謝喜歡的朋友(鞠躬)

评论
热度(27)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