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潤】その未来、君がいる。(番外)

×建議可以先看過本篇喔(雖然不看也沒有關係)

【翔潤】その未来、君がいる。(上)

【翔潤】その未来、君がいる。(中)

【翔潤】その未来、君がいる。(下)

×本篇的竹馬部分較多,請斟酌觀看。

╳感謝喜歡的朋友,給GN留點感想他會更加多產的 (喂)

╳謝謝包涵GN的諸多廢話,那麼下面就是正文了(*´∀`)~♥



戀愛有股難以言喻的味道。

 【翔潤】その未来、君がいる。(番外)


戀愛的酸臭味。


這講得比較難聽就是了,但這也是逼不得已阿......

什麼叫做逼不得已?這就叫做逼不得已!


二宮看著身旁放閃的不顧眾人眼光的弟弟和搶走了他親愛小弟倉鼠二哥。

全無吃相可言啊,為什麼他可愛的弟弟還笑著把手上的鮭魚堡給了那傢伙卻沒有給我?!

果然被愛蒙蔽了雙眼了!


......還有他家竹馬居然沒有吃到半口,八成都是那隻倉鼠害的!


你卻忘記了不吃生食這件事了,但是你親愛又貼心的弟弟卻還好好地記著的呦~


櫻井笑的溫柔地接下松本特別留下的半個,不到兩分鐘便消失在眾人眼前,得逞的向怨念十分的二宮傳遞腦電波。

恨的二宮幾乎要把自己的一口白牙給咬碎。


「翔桑?怎麼了嗎?」


松本不解地看著不停傳送腦電波,而導致面部神經錯亂,表情嚴重扭曲的倉鼠櫻井,提出了疑問。


(`・3・´)「沒事,等等我送你回去?順便帶你去個地方?」

(.°ー°)ノ「潤君已經約好要跟我回去了,對吧?」

〃`∀´ル「是阿,翔桑抱歉......」

( ´•̥̥̥ー•̥̥̥` )「回去?電動嗎?」

〃`∀´ル「不是的,是LIVE方面的事情...ごめんなさい、沒有和翔桑說。」


松本雙手合十作歉意十分的表情。

嘛嘛,既然潤都已經跟我道歉了,而我又沒有提前先跟他約好,今天晚上只好暫時外借一下可愛的小男友了。

但是,一旦十二點鐘屬於灰姑娘的魔法消失了,我會"親自"把有著精緻眉眼,驚豔時間的小天使給護送回家,或許會趁機在那性感的雙唇偷上幾個吻,看他白皙的雙頰迅速染上紅霞,不用多做些什麼,今晚就能夠睡的美好。


「翔桑?有聽到我說話嗎?今天我會住在NINO家,所以翔桑趕緊回去休息吧!」


小天使臉上無邪的笑容卻是宣告了今天晚上一夜無眠的可能性高達99.9%,連小律師揪著小耳朵來辦案都救不了他的宣判。必須獨自一人度過漫漫長夜,雖然是半同居,但是已經習慣了軟香在懷,今夜卻是被狠心的柴犬從嘴邊搶走...實在是不可原諒!


但潤都已經開口,我怎麼捨得拒絕,給他臉色看呢?


畢竟兩人之間受過的試煉已經太多,失去的時間更是想要盡可能地彌補,但是多少都會將對方逼得太緊,忘記了他仍需要呼吸、自由地飛翔,不能夠殘忍的拆下他已然豐滿的羽翼,這不是我想要給他的,他也必定不願這樣單方面的承受。


突然變得謹慎起來了。有些自嘲的彎起嘴角,抬眼就是松本有些擔心的眼神,輕拍他因為新戲而剪短的蓬鬆頭髮,接著道:「好喔,記得不要喝太多,早點休息。對了、明天是下午才有工作吧?那要不要我早上去接你?」


松本先是猶豫了一下,先是思考了一下,接著抬眼笑的滿足:「那就麻煩翔桑了,你也早點休息。」

隨後接到了櫻井溫柔的笑容示意他收到了請求,便揮了揮手便和同樣笑的燦爛卻是奸詐度爆棚的二宮一齊走出了樂屋。


櫻井只得用幽怨的眼神目送自家男友離開,心中更是氣結不已。

和兩人反向進入樂屋的是相葉,意外的和二宮沒有任何的眼神或是肢體接觸,這才讓櫻井有了些頭緒。


「相葉醬?」

「......抱歉吶翔醬。最近我...跟KAZU吵架了,所以他...才會找松潤一起回去的。」


你知道,末子的世界是你們這些凡人無法理解的。

相葉臉上寫著的是沮喪和無盡的歉意,兔子耳朵似乎也跟著垂了下來(?)


「又吵架了?不是我在說,你們幾乎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但很少這樣子。應該不只是刪刪遊戲存檔或是不換菜色的麻婆豆腐吧!怎麼了嗎?反正我今天早回去了也沒有其他打算,不如說給我聽聽?」


櫻井突然積極了起來,只不過是為了降低自家小天使被次次拐跑的機率而已。

相葉想了想,還是決定告訴這個心中默默盤算著的夥伴。


「......我只是...求婚了而已...」


樂屋裡一陣沉默,只剩下空調無機質的馬達轉動聲。


「...難怪他會生氣。」

「Leader你還在啊?!」


表示今天的便當配菜太讚,暫時還沒有辦法從美好的食物裡脫身,卻聽到兩個人開啟了意外的話題但沒有發現自己的Leader默默地回答了櫻井略帶驚訝的疑問。


「同感,會生氣也是應該的。」

「欸?」

「嗯。好吃。」

「回答的重點錯誤了。」


櫻井無力的吐槽,眼神再次回到仍然煩惱著的相葉身上,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為什麼你們那麼篤定他會生氣?」


相葉不知不覺間天然屬性就這麼暴露出來。


「NINO他肯定會認為,即使沒有求婚什麼的,你也是唯一一個能夠跟他共度人生的人啊。」

「相葉醬是受到什麼刺激嗎?」


Leader嘴裡的肉還沒來的及吞下去,差點就要噴到坐在對面,等待相葉回答的櫻井,害他嚇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啊!嚇死人了!這件可是潤送的......」


『行了,不用再炫耀了,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這件衣服是你最喜歡最可愛的松本潤送給你的......』


「也沒有受到甚麼刺激啦。最大的刺激大概就是翔醬你被占卜師說了來年會是最受歡迎的一年甚麼的......突然想想,我們其實也到了該前往下一個人生階段了不是嗎?]


相葉笑意中染上顯眼的悲傷,櫻井很能夠理解,這卻是個任何人都無法打破的迷宮,陷入了難以施力的泥沼中,還順勢的把最想要守護的人給一同拉下,就這樣相擁著失去了呼吸,再也看不見耀眼的曾經。


「翔醬,你有後悔過嗎?」


相葉很快的收拾了方才的灰色,再次覆於面上的是堅定,彷彿就已經先一步地回答了櫻井想要問相葉的問題。


「從未後悔。」


櫻井笑容的弧度和那堅定無不相同,對於自己的選擇,自今沒有想像過回頭路該要怎麼踏步,只為回到已經不再是開始的起點。


我的行事模式,從來都不是那樣運行。


「也是呢,翔醬一直都是個絕對不後悔的人呢。」

「所以,我想NINO的答案一定和你是一樣的,那一紙婚書雖然不能夠增加什麼,更是沒有辦法奪走什麼。他那麼生氣的原因,我想你應該已經了解了。]


櫻井輕易的便可以分析他人的情感,但若是松本有一日需要那不甚具有重量的來鞏固他們之間的未來,那麼,一個簡單卻慎重的誓言,又何嘗不好呢?


Leader喝了口水,停頓了幾秒將食物嚥下後才開口:「當下相葉醬有道歉嗎?」

相葉無助地搖了搖頭,便道:「還來不及,應該說他根本沒想給我個機會道歉,就走進房間了......」


這樣就十分麻煩了,下次被拐走的機率正在快速上升當中,秉持著團媽的精神,說什麼都得幫忙解決的,「.....不然就麻煩了......」

「翔醬,什麼就麻煩了?」


兩人狐疑的眼神在櫻井身上打量著,等待著不經意把心裡話說出來的櫻井如何解釋。


「我想,我們一起去趟你家好了。」

「啊?」

「好啊。」


相葉突然不是很了解事情為何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但是也沒打算阻止,只好將計就計的載著Leader回家,櫻井卻說自己會開車,約好在相葉家集合,這讓相葉更沒有任何頭緒了。


接下來的是,就不是相葉可以掌控的,只能相信他們,除了這倆跟松潤,他根本就想不到有誰可以說服家中那個看似隨興卻意外固執的男友了。



「J你說,那傢伙根本就是個大笨蛋不是嗎?我本來就不需要什麼承諾,更不需要他跟我結婚什麼的...我只想要他開心的跟我生活在一起,那樣就足夠了!」


二宮手上的啤酒還沒來的及放下,身體就無力的倒在松本身上,好在松本一個眼明手快,先是接住了他傾斜在自己肩上厲害的身子,接著把好在已經所剩無幾的啤酒罐從二宮手中抽離。


「好了,不要再喝了。睡一會兒,好嗎?」


松本無奈地嘆了口氣,有節奏地拍著他的後背,一下一下的輕拍讓因為相葉的一句話導致心情極差,躲進房裡卻一整夜沒睡的二宮,得到了來自睡神勤快的召喚,撐著幾乎要闔上的眼皮:「他會不會認為我在無理取鬧,要跟我分手?」


既然會害怕的話,幹嘛不直接跟他說清楚就好了?

情商高的松本當然沒敢這樣說出口,畢竟對方喝醉了,這人又是那個和自己年紀相差不多、想法個性又相近的二宮。


「相葉醬不會這樣做的,如果敢的話,我們會替你好好出口氣的。所以不用擔心,好嗎?」


拿來沙發上為總是在上頭打電動睡著的某人備的毛毯,蓋在默默胡言亂語,把松本越抱越緊的二宮身上。


「他才不敢...他才不會...離開我...所以!......不準找他麻煩喔...」


果然跟酒鬼是沒辦法溝通的,松本突然的有感而發。好氣又好笑的彈了下二宮因為磨蹭毛毯尋找舒服睡姿而露出的額頭:「笨蛋呢,不論是誰......」


突然好想見到那個人,好想要見到那個會因為看見自己而展開笑容的他。

沉浸在安靜的空間,情緒漸漸變得柔軟。

霎時,開鎖的聲音傳進了耳哩,松本因此被喚回了現實,睜眼一看:「翔桑?」



「潤...吵到你了?」


櫻井歉意的問,完全沒有將視線放在這家的另一個主人身上,只是悄然的步向松本,笑意溫和。


「沒有,是說翔桑跟Leader怎麼會一起來?不是說了要早點回家休息的嗎?」


松本更是疑惑了,想著這件事情不應該如此難以解決的才是,怎麼好像嚴重到需要大夥一起來協調?


「原本是這樣預定的,但是相葉醬看起來很困擾的樣子,所以我們決定來助你一臂之力,但是...好像已經不需要了呢。」


相葉跟著櫻井的語落走近,蹲在二宮面前,嘆息中不止有無奈,還多添了幾分心疼。


「我先抱他進去,你們自便吧。」


很輕鬆地就將那個自覺順著熟悉體溫而攀上相葉肩頭的二宮摟緊在懷裡,或許相葉發現了吧,那折射燈光的淚水毫無掩飾侵襲戀人有些蒼白的臉頰,和那緊閉著卻一顫一顫的睫毛。

松本則是一副終於放下心且累壞的樣子,拿起酒罐就是猛頭一罐,櫻井還來不及阻止,就將剩下的全數飲盡。


「看來他們可以自己解決的,演唱會的事情應該也討論完了吧,所以,我們回家吧?」


櫻井意味不明的笑容,讓人不由得的要多留幾分心思,於是松本問了:「翔桑怎麼這麼、開心?」


語氣已經沒有了和節目上一致的疏離,目光已經變的迷離,挪動了身軀向櫻井靠近了些。


「可以跟你一起回家,任誰都會開心的。」

「是嗎?可以讓大家都開心,是我最大的榮幸囉~」


松本似乎沒有聽懂櫻井有些彆扭的話語,醉意隨著放鬆的神經,掌控了腦子和行為。笑靨如花看起來比平時更為放鬆。


Leader默默的說:「翔醬,我可以自己回家。」


言下之意就是快把這個喝醉卻意外酒瘋發的比較晚的,一旦放出去就會到處誘惑人的妖精速速帶回家才是上策。

櫻井替松本套上了外套,拉著仍然迷戀於此,視線卻是對著酒罐的自家男友,緩緩的步出了被酒精味佔領的客廳。


「まっちゃん、我們回家了?」

「翔君要帶我回家嗎?」


活像跟小孩子的對話,讓櫻井不禁笑了出來,將那個完全信賴自己的大男孩摟近自己幾分。


「翔君要帶まっちゃん回家了,乖乖的好嗎?」

「はい!まっちゃん最喜歡翔君了喔!」


平時一扭十八彎的身子,如今更無縫隙的貼在櫻井身上,還時不時臉貼著臉的磨蹭幾下,這下惹的櫻井不得不心猿意馬起來。


「我也最喜歡まっちゃん了,小心腳下。」


於是他決定要給這個到處點火還不自知的小醉鬼一點小處罰,當然是回家才執行的。櫻井這個大醋桶才捨不得讓可愛的表情被任何人看見,可是會變身成大炸彈的。


「翔君、喜歡我啊?好開心、好開心啊怎麼辦?」


松本不知為何的流下了淚水,眼眶和鼻頭也漸漸變的嫣紅,叫櫻井這下不知所措了起來,胡亂的抹去了溫熱。

櫻井還來不及問其緣故,害他心驚的對象就這樣脫立的倒在自己懷裡,「小傻瓜,嚇死我了......」



啊、戀愛有種難以言喻的味道。

大概是酸甜苦辣鹹。

人生的另一種縮影。


由衷的希望他們可以幸福下去啊。


Leader笑的滿足地看著樂屋裡雖然無聲卻交流著眼波肆意的流竄。



「要錄影了...那個...沒什麼。」

「嗯?要先商討一下流程嗎?」

「是的,麻煩了......」


克制一下好嘛!!


今天的Staff桑被成功首殺了,啊、緊接著被二殺了。

為閃瞎卻欣慰的Staff桑默哀三秒。


「Leader可以毫無傷害的度過每一天真是...厲害啊。」

Staff桑跟馬內甲桑摀著被閃碎的鈦合金墨鏡默默地想。


END.


---

到這裡終於告了個段落,明明是番外卻意外的長,不知道看的朋友喜不喜歡啊(つд⊂)

希望明天的小律師會有更高的收視率~

感謝喜歡的朋友。

评论
热度(44)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