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架二五/微三四】Daylight(中)

【舞駕二五/微三四】Daylight(上)

久違的更新(#

---



「哼!你以為你有個聰明的哥哥撐腰就可以這麼囂張了?」


五郎不是第一次遇上這樣的事情了。

自從剛開學時二郎來班上找他。說真的,他以為二郎並不知道他的班級,因為他並沒有告訴二郎。

卻只是為了交代他一些代辦事項,像是家裡醬油沒有了、衣服洗好了還沒有曬等等。明明家裡頭廚房是自己的天下,櫥櫃裡頭的東西還剩下多少,他比誰都還要清楚。衣服也是五郎早早起床放進洗衣機裡頭洗的。

這些,五郎只是在心中想想罷了。

他只是靜靜的看著那個不斷提醒他的二郎哥哥,仍是不明所以。


全班屏息以待那人離開之後,無論男女都湊上來詢問,如同潮水般,輕易的將五郎吞沒殆盡。


『欸欸,你認識舞架二郎對嗎?也是呢,你也姓舞架呢。那你可不可以......』


那名與他國中同班三年,又在高中繼續孽緣卻完全不熟悉的女同學,搶先向他發問。

打扮僅能用濃妝豔抹方可形容。也由於兩人之間距離縮減得太過迅速,鑽入鼻腔和腦海的是熟悉的香水。

大概是故意挑選和二郎哥哥相同的柑橘香味,但她卻沒有稱的上它所該擁有的氣質。朱紅的唇膏隨著笑得滿臉闌珊的弧度,刺痛了他的虹膜,活生生地吞沒了整張臉的輪廓。

她硬是朝五郎的方向逼進了些,不斷攢簇累計的香氣,卻是意外地讓五郎覺得自己難以呼吸。

暴露在空氣中的肌膚由於那名女孩霸道的舉動進而與之相觸,而五郎卻因為私人領域遭受嚴重的侵犯,立起了層雞皮疙瘩,難以控制地打了個冷顫。

只不過,有了一個可以和在校內最為優秀、活躍的學生會長加深關係、拉近距離的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了。想當然爾,沒有人會在意五郎是否會因此而困擾,更沒有人問過五郎被拿來比較的感覺是怎麼樣?

肯定是糟透了、無庸置疑。

無論在什麼年紀,五郎都會感到深深的不便。

只因為他和不論在鎮上、學校或是其他地方,總是風度翩翩的舞架二郎有血緣關係。


他的哥哥。


就算只是走在一般路上被搭訕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但是多數都是因為想要舞架二郎的聯絡方式,少數則是將他攔下,詢問自家其他兄弟的事情。就在五郎用千篇一律的藉口和語氣將那些人拒絕之後,便批評著和二郎長的不像諸多等等。其實就算給了二郎的電話,他也不會輕易的接起不認識的人的來電。

但是他沒有理由給予那些人更多接近二郎的方式。


而在學校不論付出多少努力都沒有辦法達到「舞架二郎」的標準,反而換來更多冰冷的眼神,帶著不論是誰都能夠輕易讀出深意的鄙視。

但是五郎依然堅持著要跟在二郎的身後。選擇了他所就讀的高中,考進了他所在的大學,背後挑著多少的夜燈,也只有夜夜翻開又闔起的書頁知道而已。


不過,五郎沒有贏得任何一個誇獎的掌聲、鼓勵的眼神。


舞架二郎從來都沒有回頭看過他一眼,即使是做為一個兄長。



一郎曾經問過他:「五郎,為什麼不按照自己的興趣,走自己的路,選擇你喜歡的的科系呢?」



還記得那一天,雨下到了嚴重阻礙了交通。

二郎並沒有帶傘,便從車站打了通電話回家。

家中兄弟們都已經到家,但是即便如此沒有人比生病在家休養的五郎更著急地想要去送傘。

匆忙地從門口放置的傘桶裡抽了兩把傘就這麼奔出了家門。而後來的事情證明即便沒有他這麼的慌張,二郎也不會因此染上風寒的。


抱著一紅一紫的傘,淋得全身是濕,一如落湯雞,由裡至外溼透的拖著沉重如鍊石的雙腳和低燒著的腦袋走回舞駕家。

雨,仍然下的奪人耳目還令人心煩氣躁。


已不知在臉上肆虐的是冰涼的雨水還是曾經溫熱過的淚水。

然溫熱的已經涼透,隨著緩行的步伐,漸漸降低生命力的心跳一同。



也許是執念吧。




一郎站在玄關等著他返家,試著驅散朝繞他一身的冰冷,身影在泛黃的燈光下如同暖陽,手裡還拿著條毛巾,仔細地替他擦去模糊視線的種種阻礙。


扶著他走向浴室,裡頭是早已備好的一缸熱水。

在一郎轉身要離開浴室的時候,劈頭就這麼一句。


「五郎,為什麼不按照自己的興趣,走自己的路,選擇你喜歡的的科系呢?」


五郎頓了會,試著要脫下被雨水打濕而難以脫下的衣物。

「我只是想...追上二郎哥哥而已。」


靜默良久。

只剩下水滴調皮地侵蝕沉默,吞噬無果氾濫之情。



「那、一郎哥哥會支持你的。但是,千萬不要勉強自己知道嗎?」


五郎哽咽地在一郎看不到的地方拼命點頭,用濃濃鼻音發了個單音。

試著掩飾什麼,但是五郎知道,兄弟們早已看穿碎成片的偽裝。


或許只有二郎沒有看見,五郎想。


「那我先出去了。」

「好。」


一郎好心的留了個足以讓五郎將破壞殆盡的盔甲重新修整,再次著裝完整的一處。

沒有選擇刁難五郎心中難堪、醜陋的難以見光的瘡疤。



「......一郎哥哥。」


一郎抬眼看向來人,便是那禍首猶豫的搭話。


TBC.


---

6/25放糖吃了為什麼我還要寫這種方向不明的文阿QAQ

评论(4)
热度(30)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