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架二五/微三四】Daylight(下)

【舞架二五/微三四】Daylight(上)

【舞架二五/微三四】Daylight(中)

經過了快要一個月的暑假終於要隨著這一篇完章完結而結束了。

---


少見沒有回話的一郎。作為沉默的回答,僅僅是步出迴廊,走進安靜地點著一盞小燈客廳。

二郎就像是做錯壞事的孩子,跟在大哥的身後,頭低垂著彷彿快要貼到反射昏黃燈光的地板上。


「二郎是跟五郎吵架了嗎?」


做為五人兄弟中的最年長,一郎他從來都是看得最清楚的那個。

而作為兄長的一郎有著自己的執著,若不是事情壞到了難以轉圜的情況,他是不會跳出來給予左右接下來如何發展的意見。做為一位協調者所需要具備的,是臨危不亂,以及看著事情自己走向終點的耐心。

或者是做為一位愛著所有弟弟的大哥。


然而,二郎是再清楚不過的。


但是、使二郎迷惘的是他和小弟的相處,任何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大概是出了什麼問題。不過,一切都還在它應有的運行軌道,他們同樣會互相道早,會坐在一塊吃飯,有時也會分享對於電影、小說的心得感想。他們兩個的想法總是相近的。

只不過、多的是生疏。

聰明如二郎卻無法像是解開教科書裡的習題般,無論套用什麼公式,都沒能順利地找出問題的癥結點。



「不,我想,我們並沒有吵架。」



是的。舞架五郎並沒有和二郎吵架,從來都沒有。

大概,這一輩子都不會了吧。


「喂!你以為你是啊?!我們老大在跟你說話啊!你是聾了還是怎樣啊?!!!」


裝模作樣罷了。

五郎被一群混混困在通往回家路上,不出所料的地方,一個死胡同。

約是十個人給團團包圍著,無不是染著金毛,打著耳洞的混混們,輪番朝著五郎叫囂,附帶了不少往他臉上來的口水。

卻怎麼樣都起不了作用的看著他冷靜無奈的臉。


話說,二郎哥哥之前好像也打了一個臍洞,應該是挺痛的。


「叫你回話啊!喔?難道大名鼎鼎舞架會長的弟弟居然是個啞巴?那還真的是天大的笑話啊!」


「不准你這樣說二......舞架會長...。」

不知道是不是碰觸到了五郎的地雷,只聽見他低低地說了一聲,卻是魄力十足的嚇到了一幫人。

根本就是舞架會長在走廊上拉住他們的領子,笑意滿滿的也冷颼颼的對著他們訓話的樣子......。


為首的高年級先是回過了神,惡狠狠地像是要衝上去將五郎揍得滿地找牙,怒意盈滿臉部所有肌肉的吼了一聲:「啊?你再給我說一遍?」

接著一個拳頭就這麼往五郎的臉上招呼。


「......」

五郎沒有擋下,也沒有躲開。

鮮紅色的液體沿著破開的嘴角攀爬而出,很快的,五郎的呼吸裡多的是擾亂注意集中的鐵銹味。


「哼,看起來好像很跩的樣子,有種就給我還手打回來啊!」

出拳的青年就像是被挑起了勝負欲,拉著五郎的襯衫領子,往自己的方向用力拽過,又幾乎是用盡全力往五郎的右臉揮下拳頭。五郎都能夠清楚地聽見破空而來的威脅,但是他還是沒有躲。


二郎哥哥說過,不許打架。


「叫你回手!還是說你在害怕嗎?!」

「......」

 五郎只是抬起臉,毫無情緒的看向對自己揮落拳頭的青年,震懾了站在一旁的小弟們,佇立是因為這個眼神,再也沒敢湊上前逞兇鬥狠。


「五郎。」


沒有氣喘吁吁,沿路跑來而被風打亂的頭髮也重新在街角整理過了。

解開袖口的鈕扣,將袖子捲上手臂適當的長度。

二郎踩著威脅十足的腳步,在死胡同裡清澈的盪進在場所有找他弟弟碴的人耳裏頭。


「喲!這不是舞架會長嗎?喔?抱歉是舞架二郎才對呢,這裡可不是你的地盤啊!」


動作流暢的抵住來人朝著顏面而來的直拳,握住之後便下拉到腰部的高度,抬膝攻擊他的鼻梁,最後是輕鬆撂倒對方的過肩摔。

比五郎還要嚴重的出血量爭先恐後地從鼻腔冒出。


「滾。」


跑如逃命似的步伐颯颯,不出幾秒就只剩下方才出手修理的他和導致他出手的他。


「五郎......」

「二郎哥哥,你說過不能打架的。」


五郎執著地望著他。


「......忘了告訴你,除了要保護重要的人的時候,不用在意我說的......」

二郎將他從冰冷的地上拉起,扯進自己懷裡。


「......謝謝,回家之後替二郎哥哥包紮吧。」



是的。舞架五郎並沒有和二郎吵架,從來都沒有。

大概,這一輩子都不會了吧。


一郎笑看著躊躇著不敢進門的兩人。


「早安,有順便買早餐回來吧?」


END.

---

謝謝感想QAQ

要不要再生出番外好了,好像每次都這樣...

以後還請多指教啦!!!!!


评论(2)
热度(31)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