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晴】咒

只需一句箴言便能對世上所有事物下咒。

這句話就此束縛了源博雅,無論他發現與否。

【博晴】咒

或許以他的聰明才智早就發現了也說不定,但以他的單純並沒有視之為咒、卻全都被「安倍晴明」這寥寥數字所咒。

當他輕倚著門柱,支起右手橫躺在走廊地板上,嘴唇紅的猶如淺淺的含著胭脂,慵懶的似是惑人道出你的名字。

「博雅。」

便是入魔。

「錚」

「錚」

玄象聲響卻是恍惚的將你拉回現實。而你仍坐在那野草叢生而不霸道的庭院旁。

「玄象?」

「博雅,我果然是難以將玄象演奏如你那般完美的。」

晴明嘴角的弧度像是在自嘲般,順著琴聲撫過你的心頭。蕩漾漣漪久久難以平復。

「晴明!...可否再彈一次方才的曲子?」

你看著那人準備將琴重新收於絨布之中,便急著阻止。而你那近乎癡迷的眼神所望的,並非是弦自震動而聲的玄象,而是那位鮮少抱琴撫弦的大陰陽師。幾乎是將那人拆吃入腹的,僅你自己尚未發現那般。

「博雅,你這可是在調笑我嗎?」

「你這可是在調笑我嗎?」蜜蟲抱來成束的鮮花,插入了你從未見過花瓶中,或許是他從誰那裏新得到的,庭院的繁花諸草再次向你展現了專屬於他們的生命力。

「晴明啊,我自然是沒有那個意思。」博雅聽見如此,當然是手忙腳亂地揮了揮空氣中不存在的誤會,冷靜下來之後便試著危襟正坐,卻在試著調整有些窘迫的姿勢時,看進了晴明那清澈的雙眼裏頭。

「只是......實在是不曾看過你彈琴......所以不由得的、被你那股專注神情給吸引住了...並沒有調笑你的意思!」

「不曾彈琴是因為有博雅你在身邊啊,曲曲皆能感動鬼怪的演奏者在,我又何必要在博雅面前搶著獻醜呢?」

蜜蟲整理好了花束,不著痕跡地出現在兩人之間,毫無聲響的替空了的淺杯斟滿了酒。似是調笑,而他卻好像沒有看見......

「可...晴明所演奏的,我認為是更能夠感動鬼神的。方才、我就聽了入神了!」

博雅像是要替自己所說的話據理力爭般的,語氣漸漸高昂了起來。

而晴明仍是帶著與前些時間沒有不同的弧度,看著情緒激動起來的博雅,手卻是輕的宛若無骨撫上了弦。

「那麼、博雅啊,教教我該如何演奏出令你感動的曲子吧。」語氣輕的彷彿未能傳進對方耳裡,而博雅的動作卻是稍稍的遲疑了一會兒。

「晴明不論奏的是什麼曲,撫的是否是天下名琴......能夠感動我的都不是這些......」

而你是專注為我所奏的神情。

END.

---

這篇的博雅有種傻白甜的FU基本上就是電影版的狀態再稍微聰明一些(#

但是絕對不是電影版什麼都不懂的呆子博雅!!!!(#

這是一篇坑了好久的草稿連放五天想說終於可以來填了(#

端午快樂!

评论(8)
热度(23)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