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執念(下)/BE

*WARNING

.他們不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OOC什麼的算我的(#

.私設有。

.雙結局,請各位看官自行選擇,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是希望都合胃口(#

.此文根據陰陽師電影、小說,所以描寫得不符合遊戲實在是抱歉(#


【博雅】執念(下)/BE


「我作為一個能夠讓博雅坦白一切的朋友,已經值得了,怎會感到不快呢?」


「作為朋友已經值得了......」博雅暗自的歛了歛眼神,不知道原來自己是個如此膽小的人。在面對眾多妖物無論對自己所發動的攻擊為何,都能無所畏懼的提刀驅散、執笛響音。


但是一旦所要面對的物件便成了眼前的好友,那麼博雅實在是不知道應該要選擇何者,捨棄何者。更何況做為一個人的念想實在是太多,難以阻止其生長,最後使出的手段只得盡力的壓抑住。


而這和平風景或許會因為更進一步的坦白,被自己失手給捏碎,難以重圓。


選擇迴避,甚至是摧毀這個念想......是他不得不的最終手段。


「因為博雅是個好漢子呢!」晴明說著。隨後式神再次地出現在走廊上,手上端著的是一碟透著淺粉的糕點。


「博雅大人,請用。」到這個時候,博雅才認出來原來是*蜜蟲,在一季又一季的輪轉當中,在晴明所役使的式神中,是最常供晴明差使的一位。


這名式神無論發生了什麼,都能夠陪伴在晴明的身邊,又或者是說由於作為式神的所有慾念都得以被消滅,抱著純潔且單純的念想被役使著。


不像自己有著無理且冒犯的執念,他們所抱著的乃是純粹的感激之情。感謝這人將他們從不斷輪迴的塵世中抽離。


而這個讓所有式神抱著感激之情的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人稱平安京的大陰陽師,雖然在宮內的文武百官眼中,是難以親近的,就算是有多了解的,也僅僅了解到了這人的表面,僅是知道這人無論任何疑難雜症,皆能平之。


但是在博雅和晴明這些年來的認識堆積起的熟識,他並不是如表面上看起來如此難以相處,只不過這人性格鮮明的喜好分明,但是隨著在官場打滾遊走的時間增長,他所做出的選擇是沉默下來、以及不做聲色。


僅有在熟識的人面前,才會展露出屬於他真正的個性,博雅自大地想,或許是只有在自己的面前才會感到放鬆自在。


「博雅?」


「能夠有晴明這個朋友,我源博雅這一生也值得了......。」


博雅執起了淺杯,向晴明抬了抬成禮,便一飲而盡。


晴明卻是頓了頓,似乎來不及捕捉到博雅眼中最後一閃而逝的,但是嘴角的弧度比起平時緩慢了幾分上升,暴露了他的心思,形成不同於從前的如花綻放,反是苦澀的如同落花凋零。


「博雅啊,明晚我依舊需要人手,你看如何呢?」


「如何?呵呵,晴明這你就無需再擔心我破壞你苦心所設的陣了,所以......」


博雅望向那碟糕點,仔細一看,那每塊每塊上頭都有著一瓣的*櫻。


「那麼明晚博雅帶些酒來吧!」

「好,走。」

「走。」


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


風再起,落櫻隨心事飄,恐一往情深,為誰?對誰?


END.


*蜜蟲:在陰陽師小說(夢枕貘著)為紫藤精所變

*櫻:花語為一生一世永不放棄、一生一世只愛你(當然還有很多,但只取所要傳達之意,勿戰可愛的GN們,只是希望可以更容易理解文中意涵)

趕在死線之前PO上來了,答應好的HE還在半路,請原諒苦哈哈的學生黨早晚奔波QAQ

OOC的嚴重,或許這篇會跟著明天的HE有小部分的修改,還請GN們狠狠的鞭策吧(#

评论(2)
热度(19)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