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晴】執念(中)/HE

*WARNING

.他們不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OOC什麼的算我的(#

.私設有。

.雙結局,請各位看官自行選擇,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是希望都合胃口(#

.此文根據陰陽師電影、小說,所以描寫得不符合遊戲實在是抱歉(#


【博晴】執念(中)/HE


「我作為一個能夠讓博雅坦白一切的朋友,已經值得了,怎會感到不快呢?」


「作為朋友已經值得了......」博雅暗自的歛了歛眼神。


「...晴明,若是我所傾慕、執著的那人......是你呢?你仍會抱這個心態繼續和我相處嗎?」


晴明的視線瞬地從庭院中玩耍著的式神,難掩驚訝地回到了方才答話之人身上,手裡執著的淺杯,以肉眼可見的輕顫著。


「晴明?實在是相當抱歉... 莫要入心...我只是想要打個比方而已...」


博雅試著安撫清明不知何謂而起的輕顫,將手掌輕按在晴明的單衣之上,為了要停止他不可抑止的哆嗦,不過那溫熱透過了僅隔一層的衣物,宛如是直接碰觸在晴明的皮膚之上。讓他更是難以掩飾現在多樣的情緒。而博雅卻是不自知他這樣做卻是徒增了晴明的不安。


「晴明...我實在是太魯莽了,使你如此的動搖......博雅向你賠罪了。」


「博雅啊,若是那位傾慕之人並非是我,那麼...又該是誰?」晴明聽見了博雅那句或許是無心的致歉,但是心中念想卻是恣意地放大。


「......」


「博雅?」


博雅沒有回答,默默的執起淺杯,迴避的不願再給出應答。但是就著眼前人如此,晴明已在心中猜出個七、八分。


「晴明大人,有客人來訪。」


蜜蟲瞬地出現在氣氛尷尬的兩人身後。


「那麼,博雅還是先迴避好了?」


晴明眼帶笑意的看著有些驚訝和狐疑的博雅。


「欸?是誰要來了?」


「是位博雅不要見到比較好的大人。」


「好...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博雅仍是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的站起了身,走向了刻有著晴明紋的大門。

奇怪的是,在走過長廊的路上,並沒有看見什麼所謂『來客』的蹤影。

這不禁讓博雅起了懷疑,這是不是晴明用來支開自己的手段。


「這...究竟是好是壞呢?」好的是能夠暫時擺脫那尷尬的氣氛,壞的卻是......他仍然看不透晴明那時的動搖究竟為何?是對自己有意,還是......


博雅重重的在大門前嘆了口氣,躊躇的步過了一條戾橋,就這麼抱著忐忑返家。



「大人遠道而來,應該不只是為了來和晴明淺酌幾杯?」


「呵呵,你說呢?」


蘆屋道滿由萱鼠化作人形,原本只聞人聲的霎時現了人影,蜜蟲卻只是捧起酒壺,倒入新取來的淺杯之中。隨後便退至晴明身後。


「貧道今日遠道而來,應當來與你一決生死,不過也要在貧道利用完你之後。」


「道滿大人竟會像我這個安倍晴明求助?那妖物看來實在是難纏呢。」


道滿將淺杯輕靠唇邊,一口飲下。蜜蟲在晴明眼神示意下,重新替他斟滿,只見晴明笑意綻放的側過頭,讓道滿接過式神過來的淺杯。被風打落的櫻瓣飄過,停在晴明的腳邊。


「晴明願聞其詳。」


「那便聽貧道娓娓道來......」


TBC.


說好的HE是來了沒有?!!!!來了!原諒小人報告量實在是多到一個炸掉(奔)

怎麼又分成上中下了?!!!!!!原諒小人實在是不會控制字數時間(奔)

蘆屋癡/漢怎麼出現了?!!!!!原諒小人實在是覺得這人當砲灰實在太好用(奔)

謝謝GN們的小愛心~~~~~產速實在是太慢你們還願意按下去實在感謝QAQ


评论(4)
热度(15)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