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請閉眼】夢。

看完了重新萌芽的台劇—植劇場。天黑請閉眼。

算是觀後感,就算若青在Yes/No裡面已經告白了還是要來當個折青黨www

×青子青無差,順口而已啦(#


【天黑請閉眼】夢。


午夜夢迴。

你就這麼睜著已經感到乾澀不已的雙眼,卻沒想到要闔上予以滋潤,盯著空氣略為浮動的天花板。

看著霓虹頑皮的變化著表情,宛若絢爛的池塘,卻是倒映在本是純白的覆海之上。

車輛呼嘯著不願睡去,持續綁架著你珍貴的安靜。

身旁躺著的那人輕淺呼吸,若不是胸膛正以肉眼可見的頻率安定的起伏著,你都要懷疑那人是不是被窗外喧囂給奪去了呼吸。

但那形狀美好的眉卻緊緊的蹙著。

 

心臟像是被什麼給攫住了。

 

「子碩,醒醒……」

 

接著是那人的呢喃,彷彿執著凶器抵在你的咽喉,難以呼吸。

 

「對不起、對不起……」

 

那人痛苦地捲曲起身子,為了要獲得更多安全感,所以下意識這麼做的吧。你相當意外自己居然還能夠冷靜的分析起這一切。

 

「子碩,醒醒……」

 

你難以抑制地想,想將驚擾那人夢中的惡意給狠狠掐死。

又推了推那人,卻是淚水脫韁而出,熨燙了你的手,宛若要留下刻痕般。

你只好將那人擁入懷裡,收緊手臂,希冀著能讓直接的體溫化為王子手上的利劍,斬殺擾亂美好故事進行的惡龍。

 

「都是你!都是你周若青!都是你不願意說清楚,才讓我們之間變成這樣的……」

那人狠毒的表情還歷歷在目,先是氣急敗壞,後來是悔恨不已。

 

原來,做了惡夢的,是你。

 

「對不起、對不起……」

天微微亮著,整個城市還尚未甦醒。

你,呢喃著,滾燙淚水順著早乾透的,再次流下。


---

我會說這其實是某堂教授根本不會看只會叫我們拼命吐出東西的課堂作業嗎寫的隱諱其實教授根本不會打開哪天來開個車我想教授大概也不會發現(#

评论(3)
热度(5)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