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UKA】眼波流轉(上)

Darlin'  夢が叶ったの

                                          Aimer - カタオモイ     


「Darlin'  夢が叶ったの?」

「Darlin'  夢が叶ったの。」


【TORUKA】眼波流轉(上)


森內看著剛結束一場oneman live而耗盡體力的山下亨。

而此時的他,全無防備的倒在森內身旁的沙發上。

雙眼實實的掩著,原先起伏快速的胸膛,隨著時間的輕柔梳理而得到舒緩。


嘴角滿足地揚起平時收藏的美好弧度。這份平靜在僅有兩人的休息室內漫漫地散開。

使得森內也不由得的闔上了疲憊的眼皮,放棄抵抗這份溫和凝寂,向後靠倒將自己放鬆在短暫的靜謐之中。


閉上酸澀的眼眸後,本想著可以趁著這段時間好好地整理自己的精神,讓自己足以去面對接踵而來的例行事務,而、突如其來的想法,幾乎要將自己打倒。


回憶起方才那如畫似夢的熱情宛若可以將他們燃盡,作為柴薪般,供養他們遠大的夢想。


而、自虐如他,若是......若是彼時的山下亨所極力邀請的,不是自己呢?


或許使彼時的青年淪陷的嗓音是與自己完全相反的低沉迷人,那他們是否會互相扶持、而一同前行的方向是什麼呢?


那、那個沒有成為主唱的自己呢?又是在哪裡呢?


或許,就真的如自己在無數的採訪上所回答的,已經死了吧。

或許,早就死在哪條無名、陰暗,還泛著陣陣惡臭的深深溝渠之中,宛若鼠輩。

或許,根本沒有辦法活到現在這個年紀,能夠認識那麼多所謂的"好友"。


能夠有現在這個如此與眾不同,不知道和同齡人相比豐富了幾倍的人生......這都是多虧了山下亨的執著心,那個自己曾經笑著說像是「跟蹤狂」的行為,森內卻是的的確確地感謝著。對著自己伸出溫暖的大掌,從那個充斥著惡臭、罪惡、陰暗的地底拉了出來。


「Toru......」森內低低的換了眼前的男人,似是嘆息。

「嗯?怎麼了?」山下亨卻是出乎森內意料之外的出聲應答,卻滿溢著疲憊無法阻擋的從低鳴菸腔中蜂湧而出。

「...沒......沒什麼,只是要問你有沒有要去慶功宴?你看起來挺累的......」


「嗯,沒關係,別喝太多就行。你呢?」山下緩地從沙發裡坐直了身子,眼睛盯著森內接著發問。


「Leader都要去了,那我怎麼有不去的理由?現在走吧?」森內將口罩戴了起來,朝著身旁的男人笑瞇了眼,不過、只有他自己最清楚,那是在極力地想要掩飾什麼。


可悲的想,或許、或許這個陪伴自己已久的男人,可以看穿自己,殘忍的揭穿自己。讓這一身無謂的武裝被無情地卸下。期待著或許下一秒,肩膀上的重量可以就這麼消失無蹤......


「那我不去了?」

「啊?說什麼傻話!你可是Leader欸!」就在森內鎖上門後,山下的聲音淡淡的傳進了耳裡。

「不......那個明明是你們決定的。只是露個面就好,別喝多。」接著和森內並肩走向了經紀人,那裏停了等待已久的廂型車。


「mori醬,今天要來大喝特喝啊!」從小浜身上完全看不出來剛結束了一連串高強度的LIVE行程。


「果然笨蛋的體力是沒有極限的嗎......我認輸了、認輸!」森內手一攤地便脫了力的倚靠著座椅,大概是因為情緒問題進而影響到了體力的消耗吧......森內瞇起眼,暗自揣度著。


「因為是笨蛋。」

「喂!Toru你偷偷摸摸講什麼啊!」


神吉則是在一旁笑得開懷,完全沒有要幫忙誰的意思。

反觀山下,無論在什麼場合上,什麼情況下,這人總是在身旁給自己幫腔、撐腰。時間一久,有些眼神的人多少都會有些懷疑的。

但是身為當事人之一的森內卻是從頭到尾地否定著這個可能性。

為什麼?兩個人都是直到不能再直的直男?不,森內不這麼認為。

雖然對外「宣稱」他是喜歡胸大身材火辣的御姊類型,但、從來都只是煙霧彈。


是的,他喜歡自家的Leader。

這件事情已經在森內的心中確定了許久。久到......他都快要遺忘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但是,這個假設無法成立的關鍵點不是在他身上。

而是在山下亨身上。

也只能在他身上。


tbc.

總覺得他們倆在我心中有種難以名說的感覺QAQ

OOC是一定的可是最近都沒有什麼太太產糧阿一整個要餓死所以只好自力更生了QAQ

分上下真心不是我故意的是需要一點時間醞釀QAQ

感謝觀看QAQ

评论(9)
热度(26)
©歲風欲止
Powered by LOFTER